<xs_正文标题> - 亚洲顶级娱乐
2016-12-06 跨尘文学网 > 文章 > 爱情文章 >

爱在左,情在右

春节前夕,穿过南来北往的人流,赶回到家。清晨,听到小孩子在外面嬉戏打闹,便穿上昨天晒过太阳的衣服,出门散步,走着看着就到了家族的祠堂门口。祠堂门槛上的对联,字还很新,屋梁还很坚固,夺目的大红纸上,唯独多了层薄薄的灰尘,一春一年,更换翻新,一代一代承载起厚重的岁月。

我怕吵,但是音乐的节奏,最后还是唤起了我想唱个歌的愿望,就跑去唱了一个《爱的代价》,大约是一种心境,不管如何,岁月年年过去,经历的越来越多酸甜苦辣,越来越多的悲欢离合。年少时的梦,越来越不鲜明,慢慢的蒙上一层复杂可以叫做沉静,也可以叫做晦涩的色调。年少轻狂总是有代价的,但代价又如何,若不曾轻狂过,又怎知轻狂是怎样的狂喜与悲哀,是怎样的付出怎样的代价。于是,才能真正的沉寂下来,管你东风西风来,都可以心止如水,不动如山。

第二天,我在家头一次起了个早,把自己所有的衣服试了一遍,然后让妹妹和妈妈把关。虽然头发还没长长,可是我依然梳理一遍又一遍。鞋子是部队发的制式皮鞋,裤子是从老表那里借的新款牛仔,上衣则是我艺考用的衬衣加马夹。这个样子的我,她应该会喜欢吧,恩,我心里这样想着。仰天大笑出门去,我辈岂是蓬蒿人。

许久许久以前,你曾那么热切地期待过我能来到你的身边,让你好牵着我的手,和我看一场雪舞翩翩。亦是许久许久以前,你携着雪意,来到我的城市,把一个祝福深埋在我们最初相见的地方。

爱人是走了,可我的思绪好像还没有从怨愤中解脱,恰在此时,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,这下子可让我如梦方醒,恍然大悟。

诶?急什么!让哥哥给你带上才是呢!程许轩悄然拿起了纯金项链,行为暧昧地为薛雪戴上了项链。

男人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走出去,如果他们中只有一人能生存,那何必让对方用一生的时间,去忘记一个逝去的爱人呢?记得一个普通的朋友就足够了。女人无限依恋地看着男人:我等你,我知道你能走出去。男人站起身,帮女人盖好睡袋,转身。每走一段路,男人都做下记号,他一心想着找到救援,回去接女人,饿了,啃一口饼干,可乐,吃两口雪。男人的速度越来越慢,他提醒自己,不能停,只要停下就意味着死亡,那女人也就没救了,他努力坚持,他告诉自己,一定要出去。

编辑推荐的爱情文章

编辑推荐的爱情文章